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4xp > 浙江縱橫 > 嘉興 正文
94歲老戰士 筆和相機記錄光輝歲月
2021年06月01日 08:40:45 來源: 紹興網—紹興日報

楊伯成拍攝的照片《有了志願軍什麼也不怕》。

  連續幾周,楊威林沉下心,在家翻拍父親六七十年前寫的戰地日記。日記已泛黃褪色,他小心翼翼地翻開一頁,調整光線,拿起單反相機細心拍攝。“光是翻拍眼前這兩本日記,就用了1個月左右。”楊威林松了鬆手臂説:“解放戰爭時,在山東定陶寫的日記有91000餘字;抗美援朝期間,在王幕裏寫的日記有46550字。”

  楊威林的父親楊伯成今年已94歲高齡,如果不是1個月前的那次搬家,他記錄戰爭歲月的13本日記和300多張戰地照片,還會繼續被鎖在老屋的抽屜裏。“從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,一直到抗美援朝,如此完整的日記全國鮮見。”專程趕來了解情況的浙江大學3位教授,看到這些珍貴史料後感佩不已。

  不平凡的一生

  從90歲那年起,楊伯成的意識就漸漸模糊了,雖然如今身體還算硬朗,但幾乎無法與人溝通。老人家個子瘦小,始終把兒子買的一頂“紅軍帽”板正地戴在頭上。

  “父親很少説起部隊裏的事。”楊威林説,他1965年出生在部隊,跟隨父親在原黑龍江建設兵團度過童年,但他從不知道,父親在1945年到1979年間,寫了近百萬字從軍日記。

  楊伯成老家在諸暨市草塔鎮(現屬大唐街道)嶺上畈村,其母親是草塔都府門裏有見識的閨秀,很重視子女的學習。17歲時,楊伯成參加新四軍浙東縱隊金蕭支隊。抗戰勝利後,隨軍北撤,因為有一定文化,楊伯成成為山東一縱政治部祕書科的一名繕寫員。1946年至1949年,又進入解放軍20軍政治部前鋒報社,先後擔任校對、資料員、戰地記者。1949年,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
楊伯成寫的日記。

  楊伯成跑前線、訪戰士,採寫的不少報道在當時的軍事報刊上發表。這在日記裏都有記錄。

  抗美援朝期間,楊伯成隨志願軍20軍60師三赴朝鮮戰場。1957年後,楊伯成在23軍67師201團任職,直到1979年才轉業回到故鄉。轉業後,上級沒有根據他的職級安排相應的職務,而是讓他去紹興市第七中學擔任黨支部副書記、副校長。

  2010年,曾任23軍軍長的冉明學特意來諸暨看望楊伯成,對楊伯成十分敬重。這時楊家人才知道,家裏這位不愛説光輝歲月的老人有着別樣青春。

  13本戰地日記

  在楊伯成家裏,曾有一個厚重的公文包,那是用整張牛皮縫製而成的,重約2.5公斤。“行軍時他的日記本和照相機大概是塞在這個包裏的。”楊威林猜測。

  記者在楊家書房看到了13本珍貴的戰地日記,有大有小,最小的才手掌大小。翻開尺寸最小的定陶日記,字跡規整、秀氣,每頁齊齊整整地寫了約350字。除了記錄自己的生活、戰鬥經歷,楊伯成還把自己的所思所想也記錄下來,大到對國際形勢的宏觀思考,小到對新來小戰友的印象。

  在1951年寫於朝鮮伊川的一篇日記裏,楊伯成記錄了一個驚心動魄的晚上。當時,連隊正在坑道里放映在國內休整期間沒來得及看的蘇聯電影《攻克柏林》,而美國人的轟炸機此刻正在上空轟炸,兩種聲音轟鳴間形成了“同期聲”。

  在另一篇日記裏,楊伯成記錄了一段難忘的生活經歷:“這一段時間,雖是(朝鮮的)8月,半夜裏常常被凍醒,哈出來的氣在被子上面結了一層霜……”楊威林就此聯想到,父親被母親呵責了一輩子的“壞習慣”:“父親睡覺時從不脱襪子,還要把棉衣蓋在上半身,棉褲蓋在下半身。看了日記,我好像有些理解他了。行軍時棉被小,只得靠棉衣棉褲取暖,這大概是經常緊急集合留下的習慣。”

  楊威林兒時記憶中,父親手邊有三四部不同類型的相機,“那幾部都是在朝鮮戰場上從美國戰俘那裏繳獲的,可能是當時最先進的照相設備。現在想來,老爸物盡其用,才留下了這麼多珍貴的戰地照片。”

  我們翻開一個文件夾,裏面有幾包黑白照片。照片尺寸極小,最大幾張比現在的2寸證件照還小些,有的是戰友照片,更多的是有價值的新聞圖片。它們原被老人仔細地包裹在由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敬贈、標有“抗美援朝,保家衞國”8個字的舊絲巾裏,大部分圖像經過楊威林修復處理後顯得完好而清晰。

  比如攝於1955年1月18日的一張圖片,畫面上,幾十名解放軍戰士向一高地奔去,並把紅旗插在最高點。照片的背面寫着:“把勝利的紅旗插上一江山島主峯203高地”。底下還有署名和時間説明,該張圖由楊伯成攝於解放一江山島的戰鬥勝利之際。

  “這張照片也特別有愛,兩個朝鮮小學生對着志願軍敬禮。照片翻拍放大以後,我看清錦旗上面的幾個字是‘有了志願軍什麼也不怕’。”楊威林從眾多照片中挑出了一張,當寶貝般地拿着:“這些照片雖小,但信息量可不小。”

  舍小我顧大家

  在上世紀50年代前後,33歲才成家的人很少,楊伯成就是其中一個。在上朝鮮戰場前的休整時光裏,楊伯成心裏有着打算:“上了戰場就要拋開生死,寧可不結婚,也不能害了人家!”抗美援朝平安歸來後,他才安心娶了愛人,生下兩個兒子、一個女兒。

  從軍半生,“身經百戰”在楊伯成身上不是吹噓,他曾參加孟良崮戰役、淮海戰役、渡江戰役、一江山島戰役、珍寶島戰役等中國革命史上多個時期的重要戰役。


年輕時的楊伯成。


  “老爸對國家、民族、他人看得很重,超越個人,不給組織添麻煩,不給他人添麻煩,這是老一輩共產黨人的共性。”説着,楊威林與記者分享了一樁往事:“其實父親有14本日記。”一次行軍途中,楊伯成不慎丟失了錢包和一本日記本,尋找未果,主動向組織承認錯誤接受處罰。他並不在乎錢包裏的錢,他擔心的是日記裏的內容會否給部隊泄密。

  還有一篇有趣的日記反映了楊伯成有血有肉的內心世界。“今天由大李莊到此地路程約70裏,足足跑了9個鐘頭……”他寫道,因為個子小,自己總是把行李精簡再精簡,可還有13斤重,行軍的前50里路尚能承受,後頭的路自己掉了3次隊,他邊走邊想“藉口”,“想打報告給丁柯同志,要求由公家分攤5斤”。後來咬牙堅持到了駐地,聽到別的同志都沒訴苦,楊伯成紅了臉:“我怎能有這樣自私的想法!” 

  “幾年前,父親給我一個地址,讓我帶他去見一位叫肖冰的老人。”原來,王平夷和肖冰夫婦是楊伯成在前鋒報社期間生死相依的好友。解放後,王平夷與他的兒子都曾擔任浙江省委領導。“為什麼直到他們母子都退休後,我父親才去探望戰友?他告訴我,不搞特殊化,不給戰友添任何麻煩。”

  離休後,楊伯成沒有閒着,在紹興新四軍研究會做扶貧工作,幫助貧困山區羣眾,幫助困難的退伍老兵;2000年回到諸暨後,默默參與了《諸暨抗日戰爭史》的編纂,為《東南烽火》《大江南北》等期刊撰稿;練習書法,鍛鍊身體,85歲時還堅持在浦陽江裏冬泳……


標籤: 老黨員 責任編輯: 郭濤
分享到:
//img.zjol.com.cn/mlf/dzw/zjxw/zjnews/jxnews/202106/W020210601312430425926.jpg

94歲老戰士 筆和相機記錄光輝歲月